快赢娱乐

    快赢娱乐 >> 成果展示

兒時苦澀的讀書夢

發布日期:2017年01月13日 作者:佚名 點擊: 字體:

兒時苦澀的讀書夢

幼時,家里不可能有電腦、電視,甚至連一部半導體收音機也沒有,獲得信息的渠道少得可憐。夏日的晚上,村里人會請來說書人講《三國》、說《水滸》,每每會忍著蚊蟲叮咬到十二點,但那種機會很少。更多的時候,是從大人那里聽些荒誕怪異的鬼故事,然后提心吊膽地摸黑回家。

那時,能見到的“好書”,就是少得可憐的小人書。學齡前看小人書,往往是蹲在別人身旁伸著脖子,看別人手里翻著嘴里講著的故事。忽然人家不想講了,書一合走人,自己還蹲在那兒好久好久,回味故事里的人物和情節。

見到小人書最多的時候是在廟會上。那時喜歡趕廟會,就是因為能在戲臺底下看到出租小人書的書攤,有幾十本子那么多,花花綠綠的平攤著。看一本書是需要二分錢的,手里沒錢只能看看書的封面。遇到面善些的看書人,也可以遠遠地站在人家旁邊看會兒書頁里的畫面。但被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在一旁一直注視著,人家總感覺不舒服而后側過身去,自己也只能悻悻地走了。那時候就會做夢,將來我長大了,也擺個書攤,想看什書就拿來看,想看多久就看多久。

記憶中最深刻的一次是姥爺領我趕廟會。姥爺是地主家的紈绔子弟出身,對書絲毫不感興趣。一路上他不斷問我:“吃油條嗎?吃涼粉嗎?喝胡辣湯嗎?吃什么我給你買。”我很生氣,什么都不要,就要他給我買本書。他也來氣了,對我嚷道:“你這孩子,真氣人!看那有什么用?以后再不帶你趕會了。”我委屈地哭了,他則坐在一旁吃包子。我對姥爺的忌恨就停留在這一點,他什么都好,就不讓我看書。直到他去世時,我還時不時記起這件事。

上小學后,我就可以借別人的書看了。拿過后什么事都拋在腦后,顧不得吃飯睡覺也要看完,最掃興的是正看得津津有味時,被別人強行要走。于是,就很想擁有一本屬于自己的小人書,那樣就可以拿來跟別人交換著看。

那時的孩子很少有零花錢,要攢錢就得幫大人買東西,找零時的一分二分錢就歸自己所有,很多時還遇不到找零。即便如此,在買書的欲望的驅使下,也要慢慢地攢。可時間太漫長了,一次次跑到鄰村集市上的書店去,一次次怯生生地問售貨員自己的錢能不能買一本書,一次次攥緊手里的幾分錢失落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終于,攢夠了14分錢,售貨員翻了好幾個地方找出了一本《聊齋志異》扔在柜臺上,拿到書后舍不得讓別人先看,自己從頭到尾先看了三遍。兩天后,還像寶貝一樣整天帶著、護著那本小人書。

有一次,被一個叫欣的大孩子看見了,他非要看我的書,我卻非要他拿一本來交換。把他惹惱了,他伸手就把我的書奪了過去,我要上去搶,他卻“嘩”的一聲撕掉了前面幾頁揚長而去。看著心愛的書被撕破,我的心也好像被撕碎了,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。在伙伴的慫恿下,我拿著被撕毀的書去找他媽告狀,非讓她賠。他媽媽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本破舊的小人書——《秘密文件》給了我,我卻如獲至寶地滿意回家。這兩本小書,我一直從小學一年級讀到三年級。后來,土地承包到戶了,家里的經濟條件稍微好些,母親就給我買來了《偷拳》、《武林志》、《七劍下天山》等連環畫。

讀初中時,我從家的箱子里翻出了父親早年當村干部時的一本《毛主席語錄》,有《新華字典》那么大,前面是語錄,后面是毛澤東詩詞。我把它裝在口袋里,沒事時就拿來看,愣是把上面的毛澤東詩詞全背會了,上面的語錄也記住了不少。也就是那本七十年代的小冊子伴我度過了貧瘠的八十年代初期。

讀高中后,在父母強烈的要求下,我把心思全部埋在課本里,不看任何“閑書”,苦苦讀書做題考大學。但讀書的夢那時還沒有消失,心想:將來工作后,有了錢和時間,就拿工資的一半專門買書讀。參加工作后,真正有了讀書的條件,讀書的欲望卻越來越淡了。當邁進書店看到琳瑯滿目的好書時,忽然想到上次買的書還躺在家的書柜里,一種羞愧感就涌上了心頭,在臉紅心跳中倉惶逃出書店。

在信息化高度發展的今天,在活得日益浮躁的今天,我不由得喟嘆:遠去了,那個苦澀的兒時的讀書夢!遠去了,那個被讀書的渴望所煎熬的季節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張衛軍   

 


上一篇:曬曬我們班的正能量
下一篇:眼? 神

設為快赢娱乐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| 版權聲明
地址:漯河市郾城區祁山路北段    電話:6699299    傳真:6699299
郾城第二實驗中學版權所有  Copyright ? 2016-2020   豫ICP備09004366號